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慈母_0
金沙检测线路js333cp > 小说简评 > 正文

  慈母

  子欲养亲不待 怀念母亲

  我的母亲叫杜新环,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是我老家双塔镇东双塔村一年一度烟花爆竹节。前天爱人和我说: 我梦到咱娘了,咱娘还给我说了很多话呢,不知道好不好?我搜一下吧。 我说道: 别搜了,自己的亲人,梦见啥都好,希望娘也托梦给我 再过两天就是母亲的百日,也是新梅姨母的第二个百日,也许是姐妹俩思念心切,母亲在姨母的百日那一天走的,想必天堂生活她们也很快乐。祝母亲生日快乐!特写此文,怀念我的母亲和亲人。

  突闻噩耗 悲痛欲绝

  去年12月4日,也是农历甲午年十月十三日,天气特别的冷,邯郸的空气质量也比较差,全市实施限号行驶。这一天不知道怎么搞的,一向开会很准时的我竟然忘记了市委的会议,直接赶到了学校。一会儿,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如果在平时或者开会期间,这些电话基本上是不会接的,但我竟然接了,电话那边传来四弟的声音: 二哥,咱娘不行了 我随即怒斥: 你说什么?!大清早的也喝多了,胡说八道 四弟社青是我们最小的一个弟弟,不知是娇生惯养的缘故,还是环境的原因,高中时从开始的逃学到退学,后来成了一名军人,应该说军队锻炼了他,复员后回家初期给我们的印象很好,但不久就多了一个毛病 酗酒成性,家人为此绞尽脑汁轮番游说没有结果,很是头痛,也没少为此争论,长期喝酒无节制的他不仅身体不如以前,还闹了不少笑话,基本上他一到,大家开玩笑的灵感也就来了。四弟见我不听,就急了: 那让咱爹给你说吧! 我方知事态严重,便赶紧回家叫上爱人匆匆踏上归途。

  路上,政协小固打来电话,问我何时能够到达会场,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大会。小学同学郅同彦在QQ和微信上留言: 家中有大事发生,请速回。 过去走这段路,基本上也就50分钟,感觉很快,今天却感觉很长很长(其实路上仅用了40来分钟)。一进家门,发现兄嫂等已经在为母亲穿寿衣,我和爱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嚎啕大哭。嫂子和弟妹们在一旁边泣边说: 别哭别哭,穿寿衣时哭不好 可当你的悲痛到了极点,岂是你自己能控制得了的。前几天,老家一位表兄来市里,见到我说: 姑姑(我的母亲)摔着了,不让给你说,你抽空回家看看吧 。我第二天赶紧赶回去,母亲还说: 我没事儿,你别老结记着,干好你工作 。我看母亲精神也挺好,也没在心。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永别!心中之痛!与谁诉说!

  早婚晚育 倍受煎熬

  我的父母均是庚辰年生,属大龙,母亲正月二十一生日,农历戊戌年腊月初八结的婚(1958年1月27日),这个日子正好是我祖母的生日,选这个日子应该是祖母的主意,意为双喜临门。奇怪的是,婚后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孩子,为此婆媳之间少不了锅碗碰撞。因为我父亲是独生子(爷爷病故早),而父亲基本上是祖母一人抚养大的,可以想象祖母对后代的期望值有多大,压力之大可以说也是可以想象的。有好事者或者别有用心者时不时的 关心 : 你媳妇怀了吗 ,祖母也只能尴尬的搭讪: 没事儿,再不怀就让他们离婚 这些话传来传去,在婆媳之间造成了不少的误会 其实祖母的压力大,母亲又何不是如此?可以说,大哥是家中的宝也是这个缘故。大哥出生于1963年1月26日,是大年初二,基本上是他们俩结婚5周年的礼物。按照农历打春之说(立春为1963年2月4日),属虎。之后不知是否是受到了国家领导人 人多力量大 的号召,又有了四个孩子,分别是我、三弟、四弟、妹妹,到此时,可谓子女双全,功德圆满。

  由于生子晚,母亲和祖母之间闹了不少别扭。祖母是小脚,总嫌母亲是大脚,说什么大脚多难看,母亲有时候也反对,说新社会了,你看谁是小脚了?不过私下闲谈时,母亲有时候也赞美祖母的小脚,说不知是谁出的主意,这过去的三寸金莲确实好看!母亲家是贫农,嫁到成分高的家庭,总听到祖母唠叨,谁谁家住的房子是咱家的,文革时又遭到抄家、批斗,心中总是愤愤不平,感到世道无常、对她不公平。母亲则总是说,现在是新社会,共产党让老百姓当家作主,是好事儿,在母亲的不赞成声音的影响下,祖母虽然偶尔还提提,但也慢慢地也适应过来了。我大哥出生后,祖母起名建国,母亲起名建德,互不相让,直到我们哥几个改名为止。祖母领着我们去亲戚家,亲戚也跟着祖母喊她起的名字,祖母家亲戚来家,喊大哥建国,母亲领着我们去亲戚家,亲戚也跟着母亲喊她起的名字,母亲家亲戚来家,喊大哥建德,当时我们也不懂事儿,只知道大哥有两个名字,很是羡慕。直到有一天,我们都上学了,学到知识了,大哥和母亲协商,改名社建,美其名曰社会主义建设,双方都同意,这场名字之争最后结果是双方握手言和,不过双方的亲戚由于叫惯了过去的名字,还是各呼各的称呼,直到今天基本还是如此。

  人多劳少 持家艰难

  孩子多了,本应该是很幸福的事儿,可是那个年代,人口多,劳动力少,不仅每年分的粮食不够吃,而且还欠下生产队很多钱,为此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成为了生产队的小社员,由于我们哥几个个头都长得比较高,也是生产队格外照顾,给我们记的工分还不算低。母亲在生产队可谓是一个壮劳力,工分总是记得最高,可谓巾帼不让须眉,在生产队劳累一天,回家后还要纺线、织布。听母亲说她那时候身体壮,干得很有劲,也不觉得累,就是苦了我,我不解?母亲说: 那时候顾不上看你,就让你躺在炕上,看着我织布,不过你很懂事,从来不闹,经常冲我笑笑 。就这样,我在炕上一直躺了10个月,直到学走路,母亲开玩笑说我的平脑壳可能就是那个时候躺出来的。这可能也是我很小的时候,看到织布机、纺花车就很亲切的缘故,没人的时候总是偷偷尝试学学,想努力帮帮母亲,但最终也没有学会。

  记得有一次,我睡觉醒来,看到母亲还在纺花(俗语,纺线),就说: 娘,你歇歇吧,别累着了 母亲为此还表扬了我。虽然父母拼命干活,但怎奈人多劳少,生活还是很艰辛。为此父亲东奔西走,学习维修技术、摄影技术等,靠这些过硬的技术也是很艰难的支撑起了这个家,至今父亲有很多当年学他技术的徒弟。那时候,外婆家里条件好,二姨夫是倒插门,孩子少,而且二姨夫和三姨都在供销社上班,可谓工农结合。但母亲个性要强,从不向外婆张口。记得有一次去外婆家,外婆追问家里粮食够不够吃,母亲还是说够、别担心,家里没事儿。可看到我们如狼似虎的吃相,外婆心中自然有了分寸。从此以后,家中就有了定期的救济粱。基本上快到断粮的时候,外婆就打发我姨或者姨夫来送粮了。小时候 小人书 (连环画)也基本上是在姨家学习的,那时候的姨家,基本上就是我们的幸福乐园。如今,二姨夫和二姨母已双双西游,留给我们的是默默的思念。

  俗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们没事儿的时候就给父母学习,跟父亲学习自行车组装、维修、补胎,电焊、锡焊等,跟母亲学习做饭、缝补衣服、烧菜等(应该说是煮菜,因为没有油或者油很少,基本上是煮熟的)。组装自行车时,我发明了一个定位编圈法,赢得了父母和兄弟们的肯定。到现在,我家中的维修工具也比较齐全。家中电器如果有异常,我基本上是先自己检查修理,大多数都能修好,当然这些都是小毛病,大的毛病还是得送专门修理店。衣服破了,看到母亲忙,我们就自己缝补,母亲有时候看到了就过来教我们,虽然不好看,但感觉帮了母亲一点忙,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日积月累,跟父母学的这些东西还真不少,也成为我们现在的骄傲。记得有一次,石家庄的外甥和外甥女来家,提出要吃面条,我做了一次,爱人大加赞扬,同时 指责 我隐藏的够深的,结婚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你还有这一手。

  小时候没有别的感觉,基本上就是饿,可以说到生产队的地里发现什么吃什么,就是那个时候,学会了生吃冬瓜、苦菜、马齿苋等,只要地里有的都想尝试吃下 邻居家病死的小猪、病死的鸡,河中的河蚌、地里的蚂蚱、dichulong(音,类似于蜥蜴,很小,传说可以治肚胀)树上的蝉蛹和 知了 (蝉)、榆树叶子、、红薯叶子、茄子棵的皮肉等,都可以成为我们的盘中餐,我们从地里抓回来的战利品,母亲都会教给我们如何做的更好,如何去掉他们身上的脏污 病死的东西别人不敢吃,我母亲虽然不怕,但还是很小心,炖了又炖,炖得很烂糊,吃得很香,特别是那小猪,到现在想起来还很怀念,那时候也没有想到禽流感和口蹄疫。后来我在西安深华集团开抗菌材料鉴定会议,碰到解放军医科大学的专家,他讲到高温长时间炖煮可以杀死禽流感和口蹄疫,我想那个时候母亲肯定不懂,无意中和科学规律合了拍。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母亲总是能找得到各种东西调配,把饭菜做得很合口。时至今日,还总是留恋母亲做的熬菜、凉和菜

  粉碎四人帮后,父亲凭着自己对政治的嗅觉,第一个干起了个体,在自留地上盖起了自己的修配门市,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农村大包干等政策的落实,我们的家也和国家一样,步入了良性发展的康庄大道。明显的变化是:吃上了白膜、有了钱花、盖上了新房 我们再也不用为吃饭发过愁。所以母亲总是说:我们都要感谢邓小平,恢复了高考,让大家能够上大学;实行了生产承包责任制,让我们吃上了白馒头;恢复了集镇市场,让双塔家家户户开起了门市,家家户户有了钱花

  聪明贤惠 严母慈父

  母亲姊妹四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没有读过书,但天资聪慧,很多算数基本上很快就能算清楚,有时候读书的我们还没有理清,她就算出来了。在做人处事上,凭着自己的理解,都能够很好的处理好,处理的让大家满意。母亲是贤惠的,对待长辈很尊敬,不仅经常让我们去孝敬祖母、外婆等,年纪大了,还经常自己去,虽然不能背诵《三字经》,但讲起来也是滔滔不绝,对孔孟两位圣人尤其推崇,母亲喜欢看戏,也经常给我们讲讲故事中的人和事,讲忠臣是如何的好,奸臣是如何的坏,人生在世要学习忠臣,做好人 在潜移默化中,逐渐形成了我们的是非观。

  别人家可能是严父慈母,我们家正好相反。可能是孩子多的缘故,母亲教训我们的武器基本上是随手拈来,我的几个兄弟应该都享受过这种惩罚,尤其是我,爱较真儿,认为自己对: 你打吧,我就是不跑 ,嘿嘿,那结果可想而知。但有时候母亲感觉打错了,也会道歉,并责怪: 你为什么这么傻?人家都知道跑,就你不会?! 母亲的惩罚也教会了我独立思考,在惩罚我时我就暗暗的思考: 我错了嘛?我错在哪?对在哪? 打完后好辩解。

  记得有一次,觉得自己太受委屈了,就跑出来,自己一个人躲在老宅的小南屋中,父亲母亲反反复复找过我几次,没有想到我会躲在堆放柴草的小屋中,隐约还能听到两个人为我的事儿很着急担心,那一天,我在柴屋中睡着了,还是母亲发现的。与母亲相反,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动过我们一个指头。有一次不知是什么事儿让父亲着了急,他脱下自己的鞋往地上打,边打边说: 我让你不听话 最后我忍不住笑了,父亲也笑了,这就是我的父亲,他可能感觉我们生在这个家已经够苦了,总感觉对不起自己的孩子。应该说,正是由于父亲和母亲之间无意的一唱一和,一严一慈,才让我们既能及时反省自己的错误,又能够感受到家中父母对我们的宽爱。

  积德行善乐于助人

  母亲是信佛的?我原来不是这样认为,但她确很是痴迷,基本上是见佛就拜,我经常笑称其为: 封建迷信 。母亲经常给我说: 人要行好,多做善事,多积阴德 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街坊邻居,谁家有困难了,都会积极帮助,在邻里亲朋中口碑极佳。由于母亲观察力强,而且一心想帮助别人,经过她牵线的鸳鸯成了不少,为此很多人都非常感谢她,也经常不断的来看望她,是小有名气的 红娘 。她经常告诉我们: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最初我对这句话不太理解,后来才逐渐理解到其深刻含义,拆了的庙可以再盖,以佛的宽容和伟大不会迁怒于你,但拆了一桩婚,双方父母、子女等问题也会随之而来,特别是会殃及到他们的子女,现在很多不幸的子女大多和离异有关也是这个道理。

  离我们村不远,有一个普会寺,香火千余年不断。尤其是庙会和大年初一,基本上是周围百姓的行程目的地。不管天气再冷、路再难走,每年正月初一去普会寺拜佛是母亲既定的行程,有时候还叫上几个儿媳妇一块去。当然,由于知识的局限,在行善过程中也经常遇到一些 野 算卦先生设好的陷阱。记得有一次,不知是哪位算卦先生算得我爱人有大灾难,可把母亲急坏了,算卦先生于是开出了大处方,但母亲还是耍了一个小聪明,找到另一位算卦先生,这一位倒不错,吸取前面一位的教训,手软了一些。虽然是迷信,但也可以看出母亲对子女的关爱程度。

  笑谈心声 竟成预言

  母亲经常好给我开玩笑: 二小的,我可不活那么大岁数,让人不待见,我走的时候,谁也不麻烦你们 我们总认为是句玩笑,没想到竟然成了预言。2014年12月4日,母亲起床后,先打开门市的门,看到对过儿理发店的门已经打开,从家中报上两棵白菜送了过去(理发店主非本村人,母亲感觉他一个人在外地生存不容易,经常会送些菜和粮食),回来后清扫干净自家的小院,又做好了早餐。这些基本上是每天既定的动作完成后,突然感觉到不舒服,走的很淡定、自然。后来和一个长者谈起此事,他说这可能就是命,这也是你母亲积德行善的结果,佛教上讲的善终大概也就是如此。

  以前我总认为母亲烧香拜佛是封建迷信,但回想母亲生前的很多事儿:无私助人、宽于待人,事事理解别人、时时关心别人,积德行善从身边做起、从小事做起 我认为这些正好顺应了佛的要求,心中有佛,自然会按照佛的要求去做,这就是心中有佛,自然是佛的道理吧。其实佛教的基本要求是和我们的政府要求也是一致的,那就是追求真善美,这也正是历代封建王朝推崇佛教的主要原因。

  母亲是平凡的,她有情有爱、有喜怒哀乐 母亲是伟大的,她追求真善美、无私助人 我为我拥有一个平凡而伟大的母亲而感到骄傲!

   范社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金沙检测线路js333cp_金沙js333娱乐场_金沙js娱乐场注册送3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