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荷的风姿
金沙检测线路js333cp > 小说简评 > 正文

  荷的风姿

  七月似火,盛夏的荷塘,荷叶田田一片绿;荷花亭亭数点红。轻风拂过,荷塘绿涌红舞,惹了无数情趣,也顿生些许凉意。

  我所暂住的杭州,西湖的荷花是出了名的。湖光,山色,岸柳,池荷,西子湖的四季,景色怡人。这如画丽景也陶冶了杭州人的心胸,善良温厚,情怀深婉,成了我有幸结识的杭州朋友的秉性。

  我和余明是近十年的知己了。他是杭州人,一个参加过中越自卫反击保卫战的老兵。现在在四川西昌经营玉石生意,开了一个不小的玉石收购加工企业,儿子儿媳妇也都在那里帮他料理经营。而他又是如何从杭州这个宜商宜居的城市,搬到西昌这个偏僻之地来营生的呢?我下面向您一一道来。

  那年上边境战场,是余明当兵刚刚四个多月。他们这批新兵有老兵带着,坐军车连夜赶赴广西中越边境。他所在的班潜伏在山脚猫儿洞里,对面近在咫尺的茂密丛林就是越南疆土。猫儿洞是先头部队留下的,他们这次是来换防。每个战士呆一个猫儿洞,潮湿的洞内基本就只能容下一个人的空间。离他三四米远的洞内呆着老兵班长,旁边相继的洞里都呆着各位战友。班长是四川凉山西昌美姑人,那地方后来举世瞩目的西昌航天中心自不必多说。美姑这个穷地方,后来名声远扬,也是因为出了值钱的玉石南红。

  南方的盛夏尤其闷热潮湿,驻防在丛林猫儿洞中的战士十分难受。蚊子咬,蚂蟥叮,没有澡洗,几乎每个战士都股沟溃烂,浑身奇痒。更为可怕的倒不是这些,也不是对面越南兵的冷枪冷炮,而是这荒山丛林中的一种恐怖活物,也就是大蟒蛇。

  一天中午,一条碗口般粗的蟒蛇游进了余明的猫儿洞中,他吓得魂不守舍,但又不能随便跑出洞来,怕挨对面敌人的枪子炮弹。隔壁洞里的班长听到他惊呼不止,就爬过来观察。发现这条大蟒蛇已经盘住了余明的一条腿,余明吓得闭着眼睛,几乎晕死过去。还是班长有经验,急忙掏出清凉油,拚命抺在余明腿上和蛇身上。这大物闻到万精油的味道后,便慢慢松开卷曲的身子游出了洞口。此时,班长也是满头大汗,余明更是惊慌未定。随后,班长安慰了他几句,便猫着身子回自己的猫儿洞。就在这一刻,对面丛林中射来了一串机枪子弹,班长未哼一声,便倒在了猫儿洞口的杂草地上,鲜血如泉涌般染红了全身 班长中了黑枪,最也没有醒过来

  当上级的还击指令下达后,余明和战友们把枪中的子弹,哒哒哒全射向了对面越狗阵地。班长有卫生救护队抬走,直到换防下来,余明都不知道班长身在何处,埋在何地。

  后来,他立了功退伍回来,安排在杭州某事业单位上班,三年后,才有机会来到广西对越作战烈士墓地,在一排排墓碑之中找到了班长的名字。从园陵管理处,他才得知班长的老家地址。也是那一年,他去了趟班长的老家,带去了他工作三年的所有积蓄,见到了一贫如洗的班长父母弟妹,回来时只留了回程的车票钱,掏空所有口袋,倾其所有地安慰感谢班长父母家人。

  回到杭州,他没有立刻上班,闭门不出,连着闷睡了两天。后来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烟酒全戒,舍不得花钱买这买那的,把节省下来的钱每月寄到班长老家。为此,他谈了几个对象都告吹了,原因是女方都说他小气抠门。

  我和余明认识时,他已经从单位辞职下海,做起了服装生意。他通过几个老战友的人脉关系,把各式服装从杭州四季青市场倒腾到全国几个地方,赚了不少的钱。后来自己有了实力,他支持班长的弟弟在老家开了个服装店,货源全有他供应,卖掉后他才收点成本费。

  余明曾经告诉我,当他第一次到班长老家里,看到班长的父母招待他的最好的食物竟是一碗焖土豆,而班长的两个弟妹连一件过冬的棉衣也没有,大冷天的冻得嘴唇发紫。他当时悲伤得连死的心都有。他没想到班长的老家会这么穷!也就从那时起,他下定决心要帮助班长的家人。上两年,国内兴起了南红热,这种玉石在班长的老家随处可见,可惜当地人不知道是个宝贝。余明发现商机,抢先进入美姑南红市场。大量收购,加工,转手,赚了大钱。他把班长的家人亲戚全部安排在他的玉石加工厂工作,尽心扶植班长的弟弟妹妹经营玉石生意,使得他们的生活在美姑当地数一数二的好。

  人啊,物质生活好了,心里沉积的许多愿望就会蹦出来。余明去年七月份碧荷茂盛的盛夏,也是班长当年牺牲的季节,陪着班长的老父母到广西烈士园陵,看望了长眠在此的班长。在班长的墓旁掘了几把红泥土,又到班长牺牲的地方转了转,挖了一棵班长中弹倒下之地上长出的五针松,一起带回了西昌。

  余明跟我说,他有两盆挚爱的盆景,一盆是从老班长牺牲之地上挖回来的五针松,盆底里是老班长墓地的红泥土。另一盆是从西湖边上移栽来的荷株。

  五针松是四季长青的,有坚韧不屈和永恒至尊的品质。这应是军人的秉性,更是血洒疆场的勇士们的写照。而荷历古以来是高洁和柔美的代名词。朋友余明热爱这两样东西,自是有他的心思和道理。是对战友的怀念,是对故乡西子湖的眷恋。我想,应该是如此吧。

  盛夏是荷的舞台,这养眼的绿叶和红艳的花朵,让我突发奇想,想起了当年解放军的绿军衣和红领章红五星帽徽,正是荷的丽影风姿。那一年的余明和班长,穿着这样的军装护边守疆,谱写了一曲如荷般高洁绚丽的人生乐章。而这样的乐曲,余明在继续演奏着,军人的光辉在天地间永恒闪烁。

   (红灯花随笔于2016年八一建军节前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金沙检测线路js333cp_金沙js333娱乐场_金沙js娱乐场注册送3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