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石之恋
金沙检测线路js333cp > 小说简评 > 正文

  金石之恋

  1 陈阳有个古怪的爱好,喜欢金石印章。 每当捏着一方玉石或者象牙的印章,看着上面反写的繁体篆刻字,他的心里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的悸动,仿佛那每一个名字或者每一句话都在诠释着某种高深莫测的偈。 暑假的时候,他慕名去拜访一位印章雕刻大师,他想知道,那些坚硬玉石或者象牙到底是怎么在刻刀下一点一点幻化出如此精美古朴文字的。 开门的是一位灵动的女孩子,听了陈阳的来意,顿时笑成了风中蓦然开放的花, 一瞬间, 陈阳有种看见金石印章一样莫名其妙的悸动。

  2 他决定暂时留下,他想学习印章篆刻。 女孩师出家门,做陈阳的老师绰绰有余,她把一盒刻刀放在陈阳面前: 你自己选一把趁手的。 陈阳在盒子里挑挑拣拣,终于选择了一把刀柄上缠着厚厚红色绒绳轻巧的刻刀,刻刀有着异常锋利的刃,女孩看着他笑,然后指着那些四四方方的小木块问道: 你想先刻什么字? 陈阳脱口而出: 你的名字吧。 女孩红了脸: 我名字?不行! 陈阳固执的问道: 为什么?我是认真的。

  3 张雨燕 张雨燕 张雨燕 女孩看着自己的名字被他刻的惨不忍睹,忍不住叫道: 拜托,我这么天姿国色的名字啊,活活的被你糟蹋了,你好笨啊。 陈阳调皮的看着她笑: 不然,咱们出去走走,外面大好的阳光哦 雨燕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妥协了。 小巷出去是一个花鸟市场,花鸟市场过去就是漫无边际的马路,陈阳陪着雨燕慢慢地顺着人行道逛,密密树荫下,细细低语浅浅笑,偶尔,男孩会俯身细心的替女孩拉拉滑落一边的小毛毯,指给她看不远处的冰淇淋小屋,身边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来来往往的回头看。 雨燕是一只折翼的燕子,几年前的一场车祸夺去了她的一条腿,尚在休养期,雕刻大师为了护住年幼的孙女,已经被失控的车辆撞成植物人。 回来的时候,雨燕怀里会多出一盆他们精心挑选的花卉,娇柔的绿萝,吊兰,常春藤,体态恣意的凤尾竹,芍药,工作间里逐渐春色满室。

  4 有时候,陈阳会握着刻刀看着一直低头专注于打磨石材或者雕刻的女孩,不由自主的笑,小声说道: 雨燕,你低头的样子真美。 满室飘舞的藤藤蔓蔓古色古香的雕刻石材空灵郁结了他的语音: 我想这样看着你,一辈子。 雨燕扭过脸去,不敢看他扶着木块的左手指上伤痕累累,心里却有种凉凉的触动,一辈子?对于他们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她的面前有一杯他每天都要为她精心炮制的花茗,小粒金黄的枸杞,几颗艳艳的干玫瑰,小朵的白菊,漂亮的金银花起起伏伏,仿佛他指尖的温柔,却不似他唇角的年纪,雨燕眼睛里有一丝丝的蕴氛。 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女人沉静的敲开门,站在雨燕身后,陈阳明亮的眼睛霎时黯淡: 妈 女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轻轻说道: 不要解释,妈妈去路边等你。 雨燕忽然明白,青涩的男孩为什么会有如此深邃的内心。

  5 陈阳用伤痕犹存的手指轻轻抚开雨燕中分的秀发: 等着我,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的名字完美的雕刻在玉石或者象牙上。 她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哭了,他们不过十七八岁而已,听他的语气,就像他们已经历经过几千几百世的劫,非要说出这么一个郑重其事的誓言才可以彼此安慰似的。 他们只有浅浅的拥抱,在陈阳每次帮助雨燕上下轮椅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有亲吻过。他却说: 等着我 她无数次幻想过他唇角的味道,却只是记住了他指尖的温度。 陈阳带走了那把刻刀。

  6 寒假来临的时候,陈阳已经被埋没在高考的题山题海里,他不能辜负家人的期望。 高度紧张的学习氛围让他渐渐的忘记,在另一个城市繁华的背后,有一个女孩仿佛生活在冰川纪的结界里,每天无数次看着那些小木块,一遍一遍的想着他的话: 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的名字完美的雕刻在玉石或者象牙上,让世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爱你。 等着我 时光过得很快,转眼八年,八年啊,抗战都结束了。 第四个年头里,雕刻大师去世了,雨燕随回国奔丧的父母一步一回头的离开这座城市。 虽然她知道,这个城市里早已经没有了她的等待。 雨燕带走了那盒刻刀,还有那些刻着各种古怪可笑 张雨燕 字体的小木块,那些小木块上隐隐有淡淡的血渍。 第四个年头里,刚刚大学毕业的陈阳兴奋的走过那条覆盖着凤凰花和玉兰树的小巷,金色的阳光下,却失望的踯躅在这个城市的街头。 就这样,他们轻轻地错过。

  7 一辆白色的商务车从机场接来了亚太地区华东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美方总代理,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总代理竟然是个年轻时裔女孩。 女孩有个英文名字,叫Rain 业内人士都知道,这家公司主要是做金石印章生意的,他们不仅做文物类金石印章交易,也做现代手工金石雕刻,做这一行没有年长月久的浸淫,独具慧眼的鉴别能力,精湛的专业知识,光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是不行的。 出乎意料,时髦洋派的Rain不仅仅是个牛仔裤控,更是精通每一种金石象牙的年代质材,能准确的估算出它们的价值,对于那些稀奇古怪的反体汉字更是驾轻就熟。 公司要和一位内地的金石雕刻家签订一批仿金石雕刻工艺品合同,按照初步商谈要求,对方的代理人带来了一方昆仑冻玉的印章请Rain验看。 Rain伸出白皙的手指优雅的捏起那方放置在一个丝绒缎盒里琥珀色的精致印章,当她蓦然看见印章上的字时,突然泣不成声。

  8 张雨燕。 三个精雕细镂的篆刻字体几乎完美无瑕的雕刻在这方昆仑冻玉上,代理人慌忙解释道: 请原谅,陈先生脾气很怪,每次给人看样品总是要拿这个人名印章给人看,Rain小姐,实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Rain仰起满脸的泪水却笑了起来: 请带我去你们雕刻家的工作室好吗?我喜欢这个名字。 仿佛时空错位,这一次是一个女孩站在门外,开门的是一位俊朗成熟的男孩。 看见门外亭亭玉立的女孩,陈阳轻轻地笑了,Rain想起那些精心炮制的花茗:金黄的枸杞,艳艳的干玫瑰,小朵的白菊,漂亮的金银花起起伏伏 雾气蕴氛清香迷人。 被紧紧拥在怀里的Rain泣不成声,她想起他的左手,曾经伤痕累累,她拉起他天生残缺的右手贴在自己脸上,感觉到他握刻刀的唯一中指上有着厚厚的茧。 那怕再平淡的石材,经过雕刻家恒久耐心的打磨,也会雕刻出绝世珍品,有时候,爱情亦是如此。

  上一篇:围腰的故事 下一篇:荷的风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金沙检测线路js333cp_金沙js333娱乐场_金沙js娱乐场注册送37 All rights reserved.